禽业政策:决定企业命运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政策标准

  当两广地区养殖业老板凑在一起,广东老板总会羡慕广西老板。仅一项用电的成本差异,就足以让广西老板在竞争上处于优势。2007年,广西壮族自治区物价局把养殖业用电界定为农业用电,收费标准为0.32元/千瓦时,直到今天,广东养殖业用电仍按照普通工业电价收费,收费标准根据不同地区在0.6-0.8元/千瓦时不等。

  

  不要小看这几毛钱的差异。拿我们公司来说,每个月要耗电5万度左右,每个月仅电费就要多缴1.5万,一年就多缴18万元。在三黄鸡论坛上,惠州新福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汤军说。

  

  用电政策只是政策影响产业的冰山一角。而经过细细梳理,人们发现,在三黄鸡行情持续低迷的今天,往往不是老板的经营决定企业的生死,政府部门的政策则可能成为决定企业命运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同地区政策差异大

  

  广东省畜牧兽医局畜牧处处长罗道栩在此致辞时表示,去年广东肉鸡达到8亿多只,其中九成以上是三黄鸡。两广三黄鸡带有显著的区域特点,就养鸡业政策来讲,也有显著的区域差异。

  

  就两广政策而言,不谈其他的,政府的态度就不同。广东养殖业占政府GDP的比例可以忽略不计,对政府税收也帮助不大;而广西则不同,玉林市养殖业占当地GDP的比例高达50%,2008年在玉林召开两广三黄鸡联谊会时,玉林一位副市长亲临现场,这在广东根本不可能。汤军直言不讳地说。

  

  而谈到具体的政策细节,汤军分门别类地列举了公司注册登记制度、租地、契税减免、养鸡业进入门槛、电费标准、员工社保、农机下乡补助等7项政策。这7项政策,不同地区差异很大。

  

  拿公司登记制度来说,汤军介绍:有些地方根本不需要办理公司登记就可以饲养种鸡,而我们则要花很多钱和时间去办理登记,两个企业则要面对同样的市场。

  

  在契税,比如印花税上,有些地方需要交纳印花税,有些地方则不需要。员工社保方面同样存在差异。

  

  除了上述优惠政策外,涉及到养殖产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则同样管理混乱。

  

  比如检疫费和运输车辆消毒收费等,现在是取消这些收费的时候了。汤军尤其对鸡苗、肉鸡检疫费意见颇大。一般一只鸡苗检疫费为0.2元,如果一个鸡苗厂年产1000万只苗,则要收200万元检疫费。而在现实中此项政策执行的弹性颇大。

  

  有些地方已经不用交检疫费了,而有的地区如深圳、(惠州)惠城区还要交,收费标准也不统一,有些地方的行规是收费标准打5折,鸡苗数量打5折,折合下来一只鸡苗的检疫费为5分钱,那么1000万只苗的检疫费只用50万元。汤军计算道。

  

  

  

  在汤军们看来,农业领域优惠政策很多,这本是好事,但是各地政策执行标准和程度不一,弹性很大,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行业内的企业竞争不公平,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而相对这些细小而零碎的优惠政策而言,国家财政扶持政策对行业的影响更大,而且更深远。

  

  扶持资金易生马太效应

  

  在养殖业内,虽然禽业与养猪业的扶持政策不可同日而语,但每年也有大大小小的财政扶持。

  

  作为企业,大小程度不同,每年从政府拿到的扶持资金也不同。大企业有的可以拿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扶持资金,而大部分小企业则别奢望分毫。汤军概括介绍说。

  

  南方农村报记者随即采访几个广东企业,他们也认为财政扶持资金会对行业公平性造成伤害。

  

  广东有部分企业挂靠在科研所内,动辄就可以从政府拿到几千万的科研项目经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抱怨道,而如此补贴势必造成对小企业的伤害。他也透露,去年广东省一些大型禽业企业曾以低廉价格从政府那里购买到几万吨玉米,本来市场价是2000元一吨,他们只用出1400元。

  

  政府扶持行业,肯定要优先扶持大企业。行业未来肯定要走标准化、规模化的道路。广西水产畜牧兽医局畜牧与饲料处处长闭强分析说,政府的扶持资金,一要讲效率,二要带动农民增收。而扶持大企业,效率肯定高,(在政府看来)扶持龙头大企业,就是扶持农民。

  

  闭处长举例说,2010年,广西养猪企业可以获得财政1200万贷款贴息资金,而申请企业必须是国家级或省级龙头企业。

  

  在国家试图培养一批规模化经营、标准化生产的大型企业时,龙头企业必然会获得政府财政的青睐,而对此,不少中小企业则有诸多抱怨。

  

  汤军认为应改变眼下政府在养鸡行业青睐龙头的做法。是否可以按存栏量计算,统一扶持标准,做到一视同仁。汤军表示。但随后他自嘲说:这也许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奢求!

  

  一味追求财政补贴并非好事

  

  尽管现实中的优惠政策容易造成这样那样的问题,而在三黄鸡产业低迷时期,求救于政策的援助仍是不少从业者的内心呼唤。

  

  在闭强看来,养殖企业可以在保护三黄鸡品种资源、种鸡培育、三黄鸡标准化规模养殖场的建设和改造、龙头企业财政贴息等方面呼吁政府扶持,同时也可以在税费减免、水电费优惠等方面寻求政策支持。

  

  是不是让国家拿点钱买鸡,或者买一只鸡补贴多少钱?我想这基本不可能。闭强基本否定了这一做法的可能性,同时他也认为一味追求财政补贴并非好事,搞不好会伤害产业发展。

  

  以养猪为例,国家出台了母猪补贴、生猪调出大县补贴等一系列扶持政策,但事实上,生猪产业并没有得到很好发展,养猪业的形势甚至比家禽业更严峻。闭强介绍说,之所以造成如此现状,与国家一味补贴不无关系,一些养鸡的,搞房地产的,在政策鼓励下都转行养猪了,产业能好得了吗?

  

  

  

  广东省家禽协会会长肖智远同样不赞同政府补贴家禽业。假如我们在座的企业家想行业发展得好,就不要奢求补贴。因为有了补贴,小型的生产者就会进来,这些人多了只能扰乱生产和市场。肖智远分析说。

  

  也许,在不少三黄鸡从业者看来,正是由于2007年产业的兴旺态势,吸引了不少中小养殖企业和散户参与,从而相对增加了产能,如今在产业低迷期,正好可以通过市场的自然淘汰,使一部分小企业出局,生存下来的大企业则能继续获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不少大企业对政府补贴表示警惕。

  

  而广东温氏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温志芬则希望政府能在源头上控制养殖场的进一步增多。我们两广地区的政府主管部门是否可以考虑,假如新建养殖场,政府部门不要再鼓励,可以通过生产方面的资格证进行控制。对肉鸡厂,政府也要逐步引导,能不增加就不增加。温志芬更希望政府用行政手段,为化解三黄鸡危机做出贡献。

本文由养鹅的销路_最新家禽信息,疾病防治_家禽资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政策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