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反斗城破产:中国动漫业尝到了苦果

发布时间:2020-05-08 15:11:09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投稿

中国动漫业尝到了苦果 2004“绝对动漫”亚洲动漫作品巡展南京站于8月11日至15日举行,这是亚洲动漫巡展今年继北京后的国内第二站。
在展览会现场记者发现,与高桥留美子的《犬夜叉》、藤子·F·不二雄的《机器猫》等大师原画稿大受中国动漫迷追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内地知名漫画家们的作品大多遭到冷遇。与此同时,展位中各大书店展出的漫画书也多被日韩、欧美漫画作品所占据。这不禁让记者产生担忧,是什么使得中国动漫业出现了这种“家花不如野花香”的场面?中国动漫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有作品无产品 有行业无产业

20世纪80年代以来,亚洲各地动漫产业飞速发展。1995年,中国正式启动旨在振兴动漫业的“5155工程”,意在促使原创动漫作品的创作、出版、发行和消费均有所发展。但近年来,由于中国企业将大量精力用于动漫产品的来料加工,中国动漫与国际动漫间的距离已越拉越大。以至于,业内人士将目前的中国动漫业概括为:有作品而无产品,有行业而无产业。
2000年底,北京、上海、广东的消费力市场调查显示:米老鼠、加菲猫、史努比、蝙蝠侠等大批国外动画形象和作品占据了中国80%以上的市场份额,中国原创动画占有率不到10%。在孩子们心中,尚没有“中国制造”的概念。

2003年,中国的原创动画产量为2.9万分钟,而替海外加工的动画则已达到3万分钟,《狮子王》、《花木兰》的制作过程都包含了中国人的劳动成果。中国在为他人缝制嫁衣的同时,却失去了创作知名原创品牌的时机。
据悉,2004年,中国2000家省市电视台所规定的国产动画片播出时间为6万分钟,而当前达到播放要求的原创动画片供给量则只有2万分钟,尚有4万分钟的缺口,这几乎是中国动画片年产量的2倍。由此,中国原创动画的极度匮乏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据了解,目前,中国人均动画片拥有量仅为0.0012秒,而日本的人均拥有量则为300至480秒,悬殊的数字差距足以说明,中国动漫业尚处于初级阶段。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近年来,日本动漫业的飞速发展,中国内地部分急于收获经济效益的动漫制作机构纷纷加入到模仿行列,且事态愈演愈烈,几乎模仿到了令人反感的地步。如此邯郸学步,甚至让日本动漫同行都发出了少有的提醒:中国动漫业要发展,一定要有自己的精神内涵和特色。
此外,国产动画形象不可爱、缺乏幽默夸张之感、故事老套,多从神话传说、历史故事中取材,这些困扰中国动漫界多年的老问题依旧没有多少改观。对此,业内人士指出,现实题材应该是动画产业化的主战场,接近生活的动画片才可能吸引各年龄段的观众,从而引领多层次、多角度的衍生产品市场。

衍生产品缺乏 自我开发意识

挂饰、海报、拼图、T恤……一件件精美、别致的动漫衍生产品让参观者爱不释手。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本次巡展有800多种动漫衍生产品参展,但原版产品则少之又少,据悉,只有来自广州欢乐反斗城玩具有限公司的产品为正版。
广州欢乐反斗城玩具有限公司专门代理日本万代品牌。本次巡展该公司首次在南京展示了巨型机动战士“高达”(GUNDAM)模型,高度为180cm,同时还带来了数码暴龙、迪加奥特曼、激动战队、点心熊猫、火影忍者、龙珠、海盗王、圣斗士、神雕侠女、小丸子、五更龙宝宝、HELLO KITTY、机器猫等动漫衍生产品。
“由于中国动漫玩具的主要消费群体是13岁至30岁的年轻人,消费力较低,所以廉价的盗版产品大有市场。”该公司上海分公司经理郭启明指着一个“高达BB战士Q版”说,这个模型盗版市场价只需10多元,而正版产品则要卖到30元。郭启明介绍,尽管他们公司每年的销售额达到5000万元人民币,但与国外相比差距仍然很大,其中卖得最好的产品价位集中在5元至30元。
谈及动漫衍生产品的盗版现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政府相关部门加大了打击盗版力度,但由于盗版手段日益隐蔽,再加上文化、新闻出版、工商部门等政府部门多头管理、职能交叉,使得盗版难以遏制。
对于中国的动漫衍生产品,郭启明坦言,他们公司所做的产品绝大多数是国外的动画形象,因为中国的动画形象还不够理想。在日本,万代公司在拍摄恐龙战队、高达等动画片时就已经开始考虑其玩具的开发,换句话说,动画片成了动漫产品的商业宣传片。
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秘书长杨红文介绍,目前,中国有两大动画制作基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和中央电视台动画部。由于体制问题,这两大基地均靠政府拨款生存,不需要以赢利为目的。这就使得他们的开发意识都不强,对于相关动画片的衍生产品缺乏开发的积极性。此外,中国的动漫作品多注重教育意义,忽视市场。而在国外,动漫形象设计首先考虑的则是能不能做出优秀的衍生产品。”
业内人士同时强调,如果没有优秀的原创动画片及成名的动漫明星,一切开发和经营都只是一句空话!

人才短缺卡住 美猴王翻身

据了解,中国的动漫产业人才目前还不到1万人,平均学历为大专。而影视动画人才总需求量则达15万人,游戏动画人才总需求量大约在10万人,但中国动漫专业每年毕业生只有300人左右。
中国动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著名的动画制作人张松林认为,要生产出像《大闹天宫》一样的优秀原创动画片,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解决原创人才的问题。原创动漫人才的匮乏和人才培养模式的落后已成为制约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关键。
香港漫画协会会长郭峰认为,目前动漫人才培养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师资紧缺。
台湾著名漫画家陈志华则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家来投资动漫业,让做动漫的人有更多的机会,让社会看到动漫的发展、动漫的出路。
来自韩国的漫画家李忠浩告诉记者,在韩国,他有一个画室(又称事务所),画室中共有7个人。其中有专门写故事的人,他只负责看过故事后构思人物形象,重要的地方上色,其他的内容全交由他的助手完成。李忠浩说,在日本、韩国,漫画家都有自己的画室,有自己的助手,而且有明确的分工,是一种团体的创作。
在中国,动漫针对的主要群体是学生,而在日本、韩国动漫是面向全民的,他们有少年漫画、青年漫画、成年漫画、老年漫画之分。李忠浩说,韩国政府在电视台的播放、许可证的发放等方面都会给予动漫产业很大优惠,并成立了专门的机构扶持动漫产业的发展。
据悉,我国动漫产业的相关政策也已出台。2004年4月,国家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关于发展我国影视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对国产动画业进行全面规划,并已基本勾勒出国产动画业的全新蓝图。《意见》从国产动画业存在的体制管理、市场经营和创作研究三方面着手,为中国动漫业描绘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