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毛绒玩具:“笛莎老爸”李定:扬州玩具要靠“文化”突围

发布时间:2020-03-12 22:46:36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投稿

“笛莎老爸”李定:扬州玩具要靠“文化”突围

  大学毕业,他拒绝继承千万产业;亏损500万,他坚守创意产业之梦;梦想成真,他的“公主”(笛莎娃娃)创造上亿销售额——

李定团队中的电子商务客服 马进 摄

  【人物名片】

  李定,扬州人,1977年出生。江苏笛莎公主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扬州市动漫创意行业协会会长。

江苏笛莎公主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扬州市动漫创意行业协会会长李定  李定将传统的玩具制造业成功嫁接动漫创意产业,打造出被誉为“中国芭比”的玩具及童装品牌——“笛莎”。他也因此成为扬州创意文化产业年轻的领军者。

  “每个女孩都是公主。”

  这是2007年李定和妻子在出差途中,灵感乍现想起的一句广告语。

  “是时候跟那个梳着羊角辫儿,皮肤黑黑,豁牙的小土妞说再见了。”李定所说的这个“小土妞”便是“笛莎娃娃”最早的形象。这个从李定最初的梦想中走出来的淘气女孩伴随他走过了一年时光。

  2007年10月,已经制作了40集的“笛莎娃娃”动画长片《笛莎日记》宣告中断拍摄。

  “如今回头再审视那段历史,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多半是失败的。上马这个动漫项目时,‘笛莎娃娃’的整体定位还没有出来,也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概念,当时的意识依然仅仅停留在商标层面。”

  “在大海的深处,有一座美丽而宁静的小城,叫做尼斯……九岁的笛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妈妈的甜品店里,帮妈妈做精美的甜点。小城里的人们都很喜欢笛莎做的甜点……”

  2011年3月,另一个叫做迪莎的女孩儿出现在李定出品的《笛莎公主双月刊》里。这一次,笛莎是一个留着长长的棕色头发,身穿蓝色连衣裙,脚踏红色皮鞋的漂亮女孩。她有一双像尼斯湖一样湛蓝的大眼睛,像玫瑰花瓣一样鲜红娇嫩的嘴唇。她的头发上戴着一只闪闪发光的公主冠。

  这一次,李定卖的是“公主梦想”。“笛莎女孩”的全产业链在他头脑中越来越清晰。“从动漫制作到产品开发到终端销售,我们生产和售卖的是附加笛莎公主文化符号的有形商品和无形商品,包括玩具、服装、配饰、培训、演出等等。最终我们会在扬州为女孩们建一座公主城堡。”

  从小镇淮泗到大都会上海,再到扬州智谷文化创意产业园,追随李定梦想的团队已充实到了200人,今年“笛莎”的销售额将破亿。

  励精图治十载,自称“笛莎老爸”的李定,在经历了激情、梦想、失落、彷徨、振作后,终于筑起“笛莎公主”的宏大城堡。

  【一个爱折腾的男孩】

  身为民企“二代”,竟对父亲的千万产业“不屑一顾”。

  李定并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李定的父亲李恩宏还只是扬州淮泗镇一家砖窑厂负责后勤的事务长。一家四口挤在面积不大的两间屋子里。李定和小他两岁的弟弟在客厅里睡了很多年。至今李定还记得,母亲睡的里屋一半是卧房,一半是厨房。

  1979年,李恩宏成为淮泗一家公办玩具厂的会计。这家集体性质的企业便是“钟艺玩具有限公司”前身。扬州是全国公认的“毛绒玩具之乡”,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便诞生了一大批玩具生产加工企业及民间作坊。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办玩具厂要生存发展,在那个年代靠的就是订单。在李恩宏眼里,能够带来外汇收入的外单,更是企业稳步发展的“优质饭票”。

  “父亲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台全年无休的机器。他们那代人靠的就是勤奋加本分。所以他们赚钱的方式也很朴素,靠义气和交情,喝一杯酒给多少订单。”

  老一辈的创业和守业之道,在年轻的李定看来“过时了”。1999年,李定大学毕业时,“钟艺”已经发展成为年产值近4000万元的企业,且顺利完成改制,由“公”转“私”。父亲李恩宏成为这家企业的老板,作为长子,李定完全可以顺理成章接班成为“少东家”,但他却没有。在李定的观念里,“二代”的出路不是“继承”,而是“二次创业”。

  从扬大国际贸易专业毕业后,李定起初拗不过家人的劝说,进了“钟艺”上班。他被分到了公司采购部,跟着几个老员工后面跑原料采购。

  “无聊极了,我当时什么也不懂,就是个打杂的。不过那一年里,我思考了不少。总感觉这样的企业投入和产出太不成正比。工人们经常通宵达旦加班,最后只有3%到5%的利润率。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全部靠贴牌生产,不掌握核心技术,没设计,没品牌,又不控制销售渠道,买断价也是对方说了算,今天能多给点,明天也能少给点。我总认为这样下去,企业前景黯淡。”

  在“钟艺”打了一年杂,李定辞职不干了。李恩宏没有挽留,对儿子“放养”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的态度。

  23岁的李定,在扬州大学附近开了家叫做“千年虫”的网吧。虽说是只有20台电脑的小网吧,却成为李定创业实战的第一个舞台。

  “以前的网吧只有大厅,环境恶劣也毫无隐私可言,我就设了卡座。而且还尝试着搞会员制,因为开学初学生们手里都有钱,只要一次性付费,全年都可以上网,这招很灵,也解决了资金流的问题。另外,2001年前后,上网大部分靠拨号,我就直接从联通的机房里拉了条光纤,上网速度特快,这有很大的号召力。”李定也特别注重宣传和与顾客的互动,他把“千年虫网吧”印到了T恤上,组织CS比赛。这些创新思路和实践为网吧赢得了市场,一年内,网吧的电脑增加到了60台,一翻“折腾”,十几万元的纯利润就落入李定囊中。

  换作别人,或许会踌躇满志将网吧生意做大,但李定却出人意料地将网吧转手了。

  “那时在钱途和前途中反复比较,还是决定选择后者。网吧生意只能算是一个饭碗,不是梦想。虽然那时的我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想法,但我知道,我不会再开网吧,这不是我要走的路。”

  【一个爱冒险的青年】

  在父亲眼里,他胆大妄为,热衷于颠覆式的创意。

  2001年,李定回来了。

  回到了“钟艺”,带着一年创业收获的自信。

  这回,他第一次向父亲“伸手”。

  “我开口要100万。父亲当然没那么容易被说服,毕竟我没有成熟的项目。我就跟他打赌,请母亲帮着游说。最后,父亲还是向我妥协了。”

  虽说是父子打赌,但李定根本没什么“赌注”可言。多年后的今天再回忆那段往事,李定无比感慨:“父亲从内心还是支持我的,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守旧。事实上,他是位开明的父亲,他的开明就体现在对我默默宽容上。他不断给我试错的机会,让我自己从失败中汲取经验和教训,换来了我的成长。”

  李定南下深圳两个月寻找项目,最后用双倍薪水挖回了七名技术人员,准备上马塑胶玩具项目。

  “当时国内生产这类玩具的企业不多,市场前景广阔。关键在于技术,所以,钱基本上都砸到了人才的引进上。”

  事情并不像李定想象的那么顺利,半年后,七个技术人员相继离开。

  “原因是两方面的。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主要是对扬州生活环境不适应,当然也有不成熟的地方。对我们而言,主要是没站在契约精神的高度,只注重情感留人,用人还不够规范。但这次的教训为我今后用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引进的技术人员虽然离开了,但李定没有放弃,他亲自拜师学艺,带着技术人员攻克难关,最后还是把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了。李定做事虽大刀阔斧,却也继承了父亲稳打稳扎的作风。他并没有急着生产塑胶玩具成品,而是先生产配件“试水”。说到底,依然还是OEM贴牌生产。不过,三年下来,这块新兴市场还是让李定尝到了甜头。

  “第一年生产塑胶玩具的产值差不多80多万元,第二年就增长到了300多万,到第三年产值已经超过了500万元,利润也比毛绒玩具高出不少。”

  2004年,李定又冒出个大胆的想法。不能继续OEM了,必须有自主品牌,产品一定要有自己的文化内核。这时,关于文化创意产业的懵懂想法,开始在李定脑中盘旋。

«上一页 1 2 … 3 下一页»

相关推荐